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公告:SCLUB雲端專屬主機己開放租用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凱西:中國——從戈壁到水瓶座(一) [打印本頁]

作者: lightbringer    時間: 2015-5-26 19:25     標題: 凱西:中國——從戈壁到水瓶座(一)

譯註:
大家只看凱西的原話好了,凱西的原話已經用粗體顯示了。作者的某些觀念,實在是太西方。不過,她能從她自己瞭解的情況寫下中國與戈壁之間的關係,也實在很難得。衷心感謝她。

網友的評論:
關山明月:該篇作於上世紀七十年代初。在文章裡,作者Linda Gerber Quest博士依據愛德加.凱西(Edgar Cayce)給出的生命解讀(Life Readings)資料,揭示了華夏文明的源頭,亦即五種人類之一的起源地--史前戈壁。史前戈壁或“太陽之地”,在中國古代典籍與神話裡(如《山海經》、《水經注》、《穆天子傳》諸書),也稱為“崑崙”。文章中論及共產中國的部分,站在我們今天的角度看,某些觀點顯得太西方了,個別詮釋也顯得勉強;而且應該看到,今天中國,與三十年前相比,從政治到經濟生活等各個層面,也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因此,作為Linda Gerber Quest女士的一己之言,僅供參考。該文真正的價值,是愛德加.凱西解讀部分的相關內容,在這裡,一段久遠的歷史被呈現――遠在黃帝之前的數千年,一段未被敘及的黃金歲月。


中國——從戈壁到水瓶座


作者:Linda Gerber Quest博士
譯者:憑什麼阻止我
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57e7740102vmm2.html


第一部分

中國學者一致認為:中華民族土生於他們所居的大地上,他們的文化是他們自己的——也就是說,“華人是原居民,他們的文化是本土的。1”冰河期之後,從冰河期恢復,中華文明獨立於世界其它地方冒出的文明而發展。

“中國曾經是遠東世界的希臘和羅馬。她獻出思想、藝術、法律和政府體系。她的本質文明沒有一絲一毫來自外國,當模具已經定形的許多世紀之後,印度佛教來到中國,其模式也一樣被改造。佛教,在所有來到中國的外國影響中,獨一無二地留下了深刻的印跡,但中華文化依然更深刻地改造了佛教。2”

愛德格凱西的解讀表明,中華文化和文明的確是土生土長的——但要比傳統的歷史和考古猜想複雜得多。古代戈壁,如凱西解讀所述,和現代中國之間的相似性說明,來自戈壁的前冰河期文化文明的群體目標和群體業力的連續性,用中國現行的政策和發展來看,可能會比傳統學術觀點更加易懂。


糾纏和居住

這些解讀清楚地說明:史前戈壁是地球上五個/種同時存在的個體或始祖人類其中之一的登陸點(364-13、1210-1、5748-1)。

……我們發現該實體當時在戈壁大地上,是的——五個民族或五個人種來到的偉大地方之一。”1580-1(又見31-1)(... we find the entity was in the Gobi land, yes — one of the great places to which the Five Nations or Five Peoples came.)

始祖人類的登陸為中國建立了群體業力的一條分支。此外,始祖人類為中國提供了群體目標。他們登陸到地球的目的是:為那些困在大地無法解脫的實體指示解放的方法。

考古證據的確顯示,比凱西解讀提到的居住時間久得多以前,就有先進的史前人類或類人生物生活在中國地區。估計為10到50萬年前的人類化石在中國北方被發現。這些史前人類擁有工具、語言和火;他們直立行走而且擁有動物——要麼馴服要麼馴養——和他們一起生活。

這些始祖人類之前的地球上另一業力支線的居民,把中國加進了因果、種瓜得瓜、作用與反作用的模式。那業力線的示例圖可能是這樣的:北京人(50萬年前)和山頂洞人(5萬年前)屬於舊石器時代,居住在洞穴裡——這是考古事實。今天在中國農村,一個石頭的洞穴被視為理想的住房。列舉這個的理由是,這種石洞能維持500年而無需維修,而普通住宅只能維持30年無需重大維修,土洞則很少能超過兩三代。這使得石洞在長期發展裡成為最經濟的住房形式。儘管最初的時候,石洞需要更多的設計和更多的勞動。總之,石洞建起來了3。純粹的實用主義能充分解釋這現象嗎,或者,業力暗流同樣可能貫穿了它?

居住在洞穴裡並狩獵的舊石器時代人類,是飼養家畜、務農、製作尖銳石頭工具的新石器時代人類的祖先。他們編織籃子和布,製造許多陶器,使用長矛和弓箭作為武器。在中國北部、蒙古國和滿洲發現了許多石器時代的群落,提供了以上的考古證明。這些證明能夠實際地理論化這種觀點嗎——用凱西解讀來說,這些就是——或許稱他們為“人的兒子”——混在“神的兒子”或始祖人類之中的人。“神的兒子”或始祖人類是為了向他們顯示擺脫土地糾纏的方法而來。這些史前人類的技術才能,可能為中國領先世界技術貢獻了業力線索,直到十五世紀左右的西方文藝復興時期4。中國以技術上非常良好有序而冒出冰河期。這是個意外嗎,或可能是業力,同時從史前人類和始祖人類傳承而來?

如果始祖人類確實是為了向糾纏在大地的人們顯示解放的方法,那麼,中國如今發起和負責的“民族解放”運動,會是那目的的一種低頻振動和不清晰表達嗎?中國軍隊被稱為“人民解放軍”是偶然的嗎?“解放”一詞似乎往往是過度使用武力和暴力的行為,而破壞正是其目的和力量在物理物質世界首先顯化的典型途經。建設則需要花較長的時間來實現。




歡迎光臨 Bringers of Light (http://lightbringer.gain.tw/)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