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公告:SCLUB雲端專屬主機己開放租用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導言 [打印本頁]

作者: lightbringer    時間: 2012-7-9 17:44     標題: 導言

譯註:

這幾天一直有個念頭不停地冒出來,就是翻譯《靈性人生》的導言,卻每每被我一口回絕(我一向是用理智壓抑直覺的高手,雖然一直想改掉這個'毛病')。最後被這個念頭'煩'久了,就說:“好吧,好吧,翻譯過來就是了。”做出決定後,還不忘找一個理智的藉口:為了保持這本書的完整性。

帕梅拉在導言中介紹了她的個人背景以及與約書亞和瑪利亞相遇的經歷,這些故事阿光和朋友們都有翻譯過,內容大同小異,而且其中關於光之工作者的描述在《生命的療癒:約書亞的傳導》一書中也有提及,所以翻譯這篇導言有重複做工之嫌。

不過翻譯完了,我卻很開心,開心自己聽從了直覺的指引。翻譯過程中,深深地感覺到與帕梅拉的連結,尤其是翻譯到她獨自坐在哈佛大學的台階上發呆時,我的心裡也是異常難受,淚盈雙眼,彷彿坐在台階上的不是她,而是我。或許是因為勾起了某些相似的情感回憶吧。

翻譯過程中,我也參看了'約書亞的傳導'的英文網頁,發現英語和荷蘭語的原文不盡相同(這一點以前我也有注意到),阿光和朋友們翻譯的'約書亞傳導'是從英文譯成中文的,我的譯文則是從荷蘭語譯出,所以有時在字面上存在著些微的差異(比如光之工作者的特徵描述)。在我開始幫帕梅拉將荷蘭語的原文譯成英文前,所有的英譯文都是帕梅拉自己翻譯的,雖然她在翻譯時偶爾會根據意境加減一些字句,訊息的實質則是一樣的,畢竟重要的是訊息的內涵,而不是字句本身。以後出現的'約書亞的傳導'的英譯文,雖然可能會常常出自我之手,但在刊出前,帕梅拉都會在約書亞或瑪利亞的陪伴下'審閱'一遍,以保證訊息的準確性。

導言翻譯完畢,《靈性人生——給新時代的訊息》一書的翻譯就宣告結束。書中有五篇傳導阿光和朋友們已經翻譯過來,所以我飄然略過。因為英語和荷蘭語的篇名不盡相同,我把篇名對照表放在這裡:
從天堂墜入人間—亞特蘭蒂斯的傳承
作為光之工作者—臣服與控制
靈性意義上的母親—靈性意義上的母親
養育新時代兒童—引導我們的孩子
男性與女性能量之間的平衡—與你的內在小男孩和小女孩連接

謝謝大家的一路陪伴~特別感謝阿光的支持和鼓勵,敬禮!



《靈性人生:給新時代的訊息》導言

每個人都嚮往充滿靈性的人生。充滿靈性的人生指的是以熱忱且不抗拒的態度生活,與內心最深處的願望和夢想融合。充滿靈性的人生是對人生說Yes,且同時覺知你的人生有比這個物質世界更高的次元支持和引導。這個更高的次元是你的源頭——你的靈魂所處的次元。你的靈魂為肉身的你提供無限的靈感,通過直覺和感受與你溝通。你的靈魂渴望在地球上的體驗和創造;作為肉身的你,渴望靈魂的智慧和覺悟。從這一角度講,靈魂和肉身互相等待著,雙方聯袂的結果就是喜悅、靈感和滿足感的誕生。

當你和靈魂連接時,你的人生中會出現一股意識流,它將你帶近內我,邀請你將內心深處的你展現給這個世界。你與靈魂的連接是走向內在,並自內向外地體驗外在的世界。當外在的體驗和創造來自於與靈魂的連接時,它是自然且毫無困難的。在你的人生路上,自然會出現幫助你實現內心願望的人和機遇。充滿靈性的人生既富於激情,又充滿寧靜和光。

恐懼是走向靈性之路的最大阻礙。聆聽靈魂的聲音意味著認真對待你的感受,即使它與周圍環境對你的教育和期待存在著矛盾。忠於自己會使你偏離他人為你計劃好的路途,會使你與周圍環境發生衝突。聆聽靈魂的聲音會使你隱藏在靈魂最深處的情感浮上表面,也經常會使你日常生活中的某些方面發生戲劇性的變化,比如親密關係、工作和居住環境等。冒這個險會帶來恐懼,恐懼被拒絕或'偏離正常',恐懼孤獨,恐懼不再被你愛或尊敬的人接受。最後,'走向內在'要求你放下所有外在的權威,完全信賴內在的聲音,內在的聲音通過你的感受與你溝通。遵從內在的感受而不是外界的評判,這是一個逐漸的轉變過程,需要勇氣和真誠。同時,它也是一個帶給你察覺和滿足的神奇過程,通過任何其他途徑和方法都無法獲得如此的效果。

這本書激勵你走上這條轉變之路。它教你學會如何與靈魂溝通,教你正視恐懼,並最終放下恐懼。書中詳細介紹了恐懼的源頭以及靈魂生生世世的旅程。此外,這本書還描述了在這個新時代中靈性的整體提高是如何進行的,在此提高過程中,每個人都被邀請放下恐懼,走上充滿靈性的人生之路。這是一個從基於恐懼的群體意識向認知靈魂且靈魂合一的心靈意識轉換的時期。這個心靈意識的種子曾經被一位導師,一個充滿靈性的人,一個遊走以色列將訊息傳給所有'有耳能聽'的民眾的人種下,這個人就是約書亞,也就是眾人熟知的'耶穌基督'。你也可以將這個心靈意識甦醒的時代看作是基督再生的時代,不是基督這一單獨的個體,而是一種集體能量的再生。這個集體能量來自於所有充滿靈性的個體,它並非僅處於一位導師或一個宗教之中,也不處於各種人生規則和戒律的集合之中。它是一種感受、一種靈感、一種合一、是溫暖慈悲且充滿活力的能量。除了傳遞訊息,本書還傾力為你傳遞這一剛剛甦醒的基督意識能量。

訊息來源

本書的所有篇章都是透過通靈傳導獲得的訊息,通靈傳導的意思就是某一靈性能量通過某個'傳導者'傳遞信息。這本書中的傳導訊息是我與內在基督能量連接的產物,這一基督能量以兩個導師的形象——約書亞.本.約瑟夫(耶穌)和瑪利亞(約書亞的母親)對我彰顯。

進行通靈傳導時,我處於一種輕度的出神狀態,一種身體放鬆、內心寧靜的狀態。在這種狀態中,忙碌的大腦思維讓位給開放、基於直覺的意識覺知——它不思考而是靜觀。我於精神上對約書亞或瑪利亞開放,當他們中的一位'加入'我時,我會感到被他們的愛和光環繞。約書亞給我的感覺是明晰和關切,瑪利亞則溫柔、慈悲,還有充滿喜悅的輕鬆和自由。他們的覺知輕柔地流過我,並賦予我洞見,我將這些智慧用語言表達出來。

傳導過程中,我不覺得自己是靈媒或具有靈視能力。傳導對我來說是一種靈性體驗,而不是對超感知的體驗。雖然我在出神狀態中會經歷一些超感知現象,比如看到顏色或畫面等,但這並非事情的本質。通靈傳導的本質在於創造通道,通向更高的覺知、更高的自我接受性以及更多的理解和愛。通靈時,我的意識被提升,超越了我日常生活中所習慣的那個層面。我與宏大、永恆且充滿愛和光的能量場連接,對此我感到既親切又自在。事實上,我與自己的靈魂連接,所傳導的訊息是我的靈魂與約書亞或瑪利亞合作的成果。

我曾問瑪利亞通靈時我身上都發生了什麼事,她回答說:

通靈時,你憶起了自己是誰。你暫時回到了家,並看到你所有的擔憂和恐懼之間的關聯。這使你心中充滿了快樂,並將喜悅和無憂的能量傳遞給他人。以我的名義說話時,你進入了我們彼此合一的那個層面——人類目前對此還無法理解。是你在講話,還是我?那是我們之間充滿喜悅的合作。我在天堂以無條件的愛澆灌你,這使你的大腦充滿了喜悅和洞見,你將它們轉譯成詞彙、語句和整篇文字。我們的目的是讓你們憶起'你是誰',憶起你擁有愛、被珍視和喜悅的權利。你們需要具體的訊息:為什麼我在這裡?我該怎樣做?我該何去何從?我們理解這一點並盡量滿足你們的需求。然而,我們帶來的最根本的訊息卻一直是:“上帝愛你,祂從未遺棄你。你是安全的,你就在家中,此地此時。”如果你們在聆聽或閱讀這些傳導文字時能夠對此有真切的感受,我們的目的就達到了。

通靈時,我並未失去自己的覺知,也沒有出體。我處於'有意識的接受狀態',將感受到的洞見轉譯成具體的語言。轉譯過程中,我很清楚自己無法將約書亞和瑪利亞給予我的愛和鼓勵完全轉換成人間的詞彙和概念,和他們充滿愛的能量相比,語言只是顯得蒼白。

這本書中的訊息先是在參加工作坊或各種聚會的人們面前娓娓道出,之後我將打印出來的文字重新編輯。編輯過程中我不斷與約書亞或瑪利亞商量,以盡量準確地描述我接收到的智慧和洞見。這一過程中,我並不是進行'自動書寫',我的覺知也沒有被某一外在的能量'接管',我以轉譯者和設計師的身份有意識地參與了這些傳導。

個人背景

我想介紹一些我的個人情況,以使讀者更清楚地了解這本書的背景。我從小就對各種哲學和靈性問題感興趣,孩提時代的我就很喜歡《新約聖經》中關於耶穌的故事。我並非成長於一個宗教色彩濃重的環境,我的家人對宗教持中立態度。是我自己去閱讀兒童聖經中的故事,至今書中的插圖和書頁的芳香依然在我的記憶中徘徊。耶穌的形象深深地觸動了我,他代表著美麗和純潔,我讀那本書時,心中充滿了無法言喻的渴望。

18歲時,我去萊頓大學就讀哲學專業,開始學習以理性的方式對待和處理各種人生問題。這使我著迷,和令人窒息的中學相比,大學對我來說是一個綠洲:自由且毫無限制地思考各種實質性的問題,我充滿熱情地投入學習。1992年我以優異成績畢業後,又開始在內梅亨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專業方向是科學哲學,主要研究心智和物質世界的關係,研究的中心問題是:物質實相是否是客觀可知的?科學能否揭示物質實相(包括我們人類的心智)的基本原理?科學本身是否受到某一主觀因素——決定理論的形成方向卻絲毫不被我們質疑的隱性世界觀——的影響?我以極大的興趣對這些問題進行著不斷的研究和探索,然而,在獲取博士學位的前一年,我陷入了人生的困境。

那時我已經和一位我認為會與他廝守終生的男人在一起住了四年,他是科研人員,對人生的看法充滿了理智,我深受他的影響,忽視自身的感受和靈性。我偶爾會讀一兩本略帶靈性色彩的書,但不敢讓他知道,看到他走進來,我會立刻將書藏在枕頭下面!我自認為已經把靈性方面的東西拋在了身後。

後來我在大學遇到了一個男生,剛剛相識的我們便開始熱烈地討論各種關於哲學和靈性的問題。他的神采和個性喚醒了我內在的某一部分,我深深地愛上了他。對他的愛也從根本上改變了我那有條理、有規律的生活,我開始懷疑一切我以前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某些深藏於內心深處的感受也開始甦醒,在我的人生中處於凝滯狀態的熱情和靈感,現在以愛情的形式湧現出來。經過情感激烈的一年,我離開了以前的伴侶,希望與我深愛的這個男生開始美好的生活。然而,事與願違,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磨合,我們卻不得不承認,雖然我們真心相愛,也有著共同的興趣,卻並不適合彼此。

經歷了這個沉重的打擊後,我接受了美國哈佛大學提供的獎學金,決定去國外暫住一段時間。在那裡我感到異常孤獨,有時甚至感到絕望。課間休息時,我坐在這所聞名世界的學府的台階上,目光空洞無神地看著前方。學術知識無法再使我感到充實,即使它們來自於這個世界上最清晰的心智。雖然我寫完了關於科學哲學的博士論文,但我知道自己對在大學謀職並不感興趣。我渴望汲取充滿生命力的知識,不再以理智而是以感受來理解人生。

我在哈佛大學對面的一家書店看到了珍.羅伯茲傳導的賽斯資料,賽斯講述信念的創造力、平行宇宙的存在以及心智的靈性來源和運作方式。閱讀時,我不僅感受到這些訊息——更高層面的哲學——對我的感染力,也同時感受到字裡行間中充滿的能量,這能量來自於超越物質實相的次元。賽斯資料中洋溢的靈性、光明和幽默使我重新認識到人生的意義,我開始對'通靈傳導'感興趣,將做博士研究所需要閱讀的書籍扔在一邊。不過,我一走進課堂,就趕忙把賽斯書藏起來,彷彿在做違法的事情一樣。只是,我無法將這種'捉迷藏'的遊戲一直堅持下去。

1997年博士畢業後,我告別了大學,開始尋找能夠將我對哲學和靈性的興趣付諸於實踐的機會。我一邊教哲學課,一邊通過中介公司先後做過幾份秘書工作。在大學時,我習慣了一個人獨立地完成各項工作,因此很不適應充滿社交和等級特性的辦公室生活。經過幾年的屢戰屢敗,我於2000年拜訪了一位居住在祖特爾梅爾(Zoetermeer)的靈性治療師及生物能量場(aura)解讀師。她解讀我的能量場,告訴我她看到的顏色和畫面以及隨之而來的感受。我被她的解讀方式深深觸動,她對我說:“是時候了,你要跟從內心深處的靈感生活,不要再受制於內在的恐懼和不自信。”這使我感到難以接受,卻不得不承認她是對的。那時的我,工作不快樂,親密關係也沒有任何激情,內心不安寧,而我卻不知該如何是好。

我對優柯(前面提到的那位靈性治療師,譯註)的拜訪是我人生的轉折點。那一年我參加了她講授的'提高直覺力'的課程,這門課對我的情感衝擊很大,舊有的痛苦、憤怒和恐懼浮出表面,我對它們從未有過如此清晰的覺察。我感到從情感層面上發生了顛覆性的變化,這使我受益匪淺。我感到內心的平靜,也覺得自己更有力量,而且有生以來我第一次感到真正'住在'我的身體中,也第一次感到與地球的連結。我一直在靈性方面如魚得水,也很快學會了解讀生物能量場。不過,與物質實相建立連接,並面對由此喚起的情感卻不那麼容易。優柯像母親一般引導我走過這一階段,我彷佛獲得了重生。

那一年,我也接受了回溯催眠。在催眠狀態中,我回到了不同的前世,這一神奇之旅使我認識到靈魂的次元,它遠遠超過活在這一生的我們,我看到自己在地球上多次輪迴中——甚至在來地球輪迴之前——經歷的黑暗和光明以及善與惡。對前世的回憶——那時我已能自發地看到前世的一些畫面——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切都逐漸變得明了。我那時的男友——我們已經同居幾年——很難理解我的所作所為,我們分手了。

這時,格里特出現了。那時我剛剛開始上網,在網上搜索關於前世、業果和輪迴的資料。我看到格里特的主頁,我們很快便開始了頻繁的聯繫。我感覺自己和他有著強烈的內在連結,彷彿與他相知很久似的。當我們於2001年第一次見面時,我的感覺得到了驗證。那是我第一次去看他,離開時,他送我去火車站,我們一起在站台上等火車。我們默默地並肩坐在椅子上,雖然嘈雜的人聲不斷,我卻感到有一種深度的寧靜圍繞著我們,彷彿通往其他次元的門暫時為我們打開,我們的靈魂在無言的溫柔中互相問候,互相擁撫。我的內心深處湧起無邊的喜悅,就像我已經回到了家,理所當然地享受著親密,這是如此的溫柔、快樂和輕鬆。我遇到了我的丈夫。

幾個月後,我辭去工作並退掉在祖特爾梅爾租的房子,搬到蒂爾堡(Tilburg)和格里特住在一起。我很快就身懷有孕,並於2002年生下了我們的女兒勞拉。那一年我的工作室也正式開張,提供生物能量場的解讀服務。一切都進展得那麼快,那麼順利,我很滿足。經過各種變動和波折後,我真切地感到自己被某一更高的力量引導著,那是我靈魂的力量。我內心深處的靈感終於與地球實相建立了連接,我開始跟從靈魂的聲音生活。

與約書亞相遇

格里特和我有個習慣,就是晚上時時做一次催眠,有著多年催眠經驗和興趣的格里特將我帶入催眠狀態。我們以這種方式探索內在的心理面向——比如前世記憶或情感層面上的能量堵塞,並提出一些關於人生和靈性方面的問題。2002年的一個夜晚,我感受到一個陌生存有的出現。此前我曾與一些指導靈有過接觸,他們給予我溫柔的能量和充滿愛的建議。但這個存有卻完全不同,它比較莊嚴且富於感染力,我們決定探明它是誰——或它是什麼。當我開始與這一能量溝通時,我感到這是一個充滿智慧的男性存有。他的名字約書亞.本.約瑟夫 ——耶穌的阿拉姆語名字——清晰地出現在我的'內在之眼'中。一瞬間,我內在的深度覺知被喚醒,我知道確實如此,我感受到的是耶穌的能量。雖然我對這一切的真實性懷疑了很長時間——更別說向外界透露,我從一開始就對約書亞.本.約瑟夫的能量感到很熟悉。在祖特爾梅爾做回溯催眠時我回到了某一前世,那時我是約書亞的忠實信徒,他的訊息和神采征服了我的靈魂,他的死使我心灰意冷。我還記得那個催眠師對我說:“那一生是你的靈感之源,靈魂之火。”當時的我迷惑地看著他,現在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我要在這一生再次拾起這一靈感,並在這個時代——和兩千年前相比時機更加成熟——重新展現這一靈感。

約書亞沒有用耶穌的名字介紹自己,他使用了約書亞.本.約瑟夫的名字以強調他的人性。他並非宗教信仰中描述的那個神聖人物,而是一個站在我們身邊的兄弟和朋友,親切且容易接近。他曾是人類的一員,完全了解光明和黑暗以及善與惡。你會像對待大師或權威一樣仰視他嗎?你會無視他帶來的訊息嗎?這個訊息就是:基督意識已經在每個人之內萌芽。約書亞不想高高在上,恰恰相反,他要我們意識到我們與他的平等性。約書亞像兄弟一樣親切,當我問他問題時,他總會直截了當地給我回答。最初,他常常建議我要在能量層面上更好地保護自己,不受客戶的各種問題和負面情感的影響。我有著過於友善的傾向,很容易就和他人的能量溶在一起,事後則感到很累,且難以放下。約書亞明確地告訴我這樣做並不是'幫助'他人,他強調說,與大地的連接——關愛自己,敢於說'不'——對於平衡我那敏感和富於同理心的一面尤其重要。我常常以'明晰的感受'或'簡短的語句'等方式接收他的訊息,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之間的溝通已經不再是'對話',而是一種能量上的調諧。這一能量上的調諧帶給我意識上的明晰和寧靜,他的能量就像是我的基準點,幫助我與自己靈魂的神聖核心建立連接。

最初我沒有告訴任何人關於與約書亞溝通的事情,一年後我們才邀請了幾位朋友參加通靈聚會,那時,約書亞也開始將一些具有普遍意義的訊息傳給格里特和我(光之工作者係列),我們將這些訊息放在了網上。2004年,一家靈性中心邀請我們在公開場合下進行通靈傳導,雖然心中充滿了恐懼,但我還是覺得應該接受他們的邀請。這次公開的通靈傳導為第二系列的約書亞傳導——都是在公眾面前進行的——拉開了序幕(我們已將兩個系列的約書亞傳導編輯成書。譯註:中文簡體版《生命的療癒:約書亞的傳導》或繁體版《靈性煉金術:激勵人心的約書亞靈訊》)。雖然我一直對在公開場合傳導訊息感到恐懼和遲疑,但每次聚會的氣氛都是如此的特別,約書亞的能量是如此的真實強烈,在場的人們也深受感染,這一切都激勵我繼續堅持下去。我們遇到越來越多的志同道合的人,我們有著共同的興趣以及對靈性的開放態度。約書亞的到來使我與靈性家人相遇,這是一份極其珍貴的禮物。

最初,約書亞就告訴我他的訊息是專為某些人準備的,他將這些人稱為光之工作者。他說這些人是地球新意識的先鋒,他們首先覺醒,並將成為後來人的榜樣和導師。我對此感到奇怪,這聽起來給人一種精英感。某一特定的團體?他們是誰?約書亞在《生命的療癒:約書亞的傳導》一書中描述了光之工作者,他們的特徵如下:

— 光之工作者自小就覺得'與眾不同',他們常常遠離社會,感到孤獨和無人理解。隨著年齡的增長,他們常常(被迫)成為尋找並開創自己獨特之路的個人主義者。

— 他們常常對傳統的組織和工作機構感到不適應。光之工作者天生蔑視權威,他們反抗一切以權力或等級制度為基礎的規則或價值觀,即使他們本人既羞怯又謙虛,卻有著強烈的反權威傾向,這與他們的人生使命有著直接的關係。

— 他們熱心助人,比如以治療師、醫生或教師為職業。即使他們在其他領域工作,內心也有著強烈的助人願望。

— 他們的人生觀具有一定的靈性色彩,在意識或潛意識的層面上,他們從未忘記地球之外的光之域——他們來自那裡。他們會想家,感到自己並不屬於這個地球實相。

— 他們天生就尊重生命,具體表現為對動物的愛護和對環境的關心,人類對動植物的暴力行為使他們深感痛心。

— 他們善良、敏感且有同理心。他們不知該如何應對攻擊性的言行,也很難為自己挺身而出。他們的心中充滿夢幻,愛出神,是理想主義者,難於堅定地立足於這個世界。因為他們很容易被他人的(負面)情緒感染,所以需要時時獨處,以重建與自身的連接。

— 他們在地球上經歷的許多前世都與靈性和宗教信仰有著密切的關係,在過去的各種宗教體系中,他們以僧侶、修女、隱士、女巫、巫師、巫醫或神父的身份大量出現。在各種社會團體中,他們是物質世界和彼岸世界的橋樑,因此常常遭受拒絕甚至被審判。你們中的許多人曾因為自身擁有的能力而死於火刑,被審判的創傷在你們的靈魂深處留下了深深的刻痕。

我發現自己很符合這些描述,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發現我的很多客戶也具有這些特徵。他們的問題大多與下述幾個方面有關:覺得自己與眾不同,有著改變地球意識的強烈願望,敏感且高度理想化,對向世人展現真實的自己充滿了恐懼。正是這些人被約書亞的訊息觸動,深深地感到與他的關聯。實踐證實了約書亞的話:被這些傳導訊息深深吸引的人正是光之工作者。這並不是說他想將一些人排除在外,而是說,尤其是光之工作者才會受這些訊息的影響並感到受益匪淺。

在《生命的療癒:約書亞的傳導》一書中,約書亞一直強調光之工作者並不比他人更高或更好。

'光之工作者'這個概念可能會引起誤解,因為它將一些人與大眾區分出來。這可能會使人錯誤地認為這些人因著這樣或那樣的原因高於他人——那些'並不進行光之工作'的人。這種想法是錯誤的,完全違背了光之工作的本質,讓我來簡要地講一講為什麼這樣說。

首先, 任何優越於他人的想法——無論它多麼隱晦——都是無明。那些認為自己更好或程度更高的想法只會阻礙你向那個開放且充滿愛的意識覺知發展。其次,光之工作者並不比他人更'好'或更'高',與不屬於這個群體的人相比,他們有著不同的背景。正是這一歷史背景——後面會具體討論這一點——使他們擁有某些心理特徵,這些心理特徵則成了他們與眾人不同的標誌。第三,每個靈魂在其發展過程中都遲早會成為光之工作者,因此,'光之工作者'這個詞並非只限用於某一群組的靈魂。

雖然會引起一定的誤解,我們還是使用'光之工作者'這個概念,因為它會喚起你的某些回憶,使你認識到'你是誰',這個詞喚起你內在的純潔和真實。此外還有一個很實際的原因,這個詞時時出現在各種靈性書籍中,你們已經對它相當熟悉。

約書亞在上面這些話中提到的歷史是光之工作者所經歷的漫長生命週期,這一周期中,意識覺知經由一條條曲折的路發展到目前的這一時刻。在這一時刻,光之工作者被邀請站起來,跟從內心深處的靈感生活。我感到約書亞來到我身邊是為了通過我喚請光之工作者對自己真誠,並跟從內心深處的靈感生活。我可以感受到約書亞呼喚中的急迫,彷彿他在說:“就是現在!站起來,信任你自己!”你於外在世界的表現並不重要,首要任務是將自己從內在的恐懼和懷疑中解放出來,為靈魂創造空間,以使其展現於物質實相。

本書第一部分的主題是:獲得自由。第一章:從天堂墜入人間,在這一章中,約書亞帶我們回到在地球上的輪迴剛剛開始的時刻,回到亞特蘭蒂斯古文明,為我們講解在地球上生生世世輪迴的意義。解釋我們如何在次次輪迴中通過接觸黑暗和幻相,逐漸成長,進入心靈意識的層次。與此同時,這一心靈意識正在試圖幫助我們有意義地度過今生。第二章描述基督能量在這個新時代的再生。約書亞講述了從自我到心靈的集體意識轉變是如何進行的。在這一時代,越來越多的人渴望走向內在、體驗充滿靈性的人生。光之工作者是這一轉變的先鋒,同時他們也在戰勝恐懼和遲疑以展現自己。約書亞請光之工作者以慈悲的心態對待自身的痛苦,並超越痛苦,與地球再次連接。在第三章中約書亞講述如何尋找並跟從來自內心深處的靈感,以喚醒靈魂的愛和熱情。他指出了阻礙我們跟從本源感受的三個陷阱:對上帝、社會和他人的錯誤理解。他教我們如何與靈魂重建連接,耐心地為我們講解在日常生活中獲得靈感、利用靈感的具體方法和步驟。第四章的重點是新時代的合作——一種不建立於權力和權威基礎上的合作關係。當你進入充滿靈性的人生時,會渴望與心靈伴侶的交流與合作。約書亞提醒我們這一過程中可能出現的阻礙以及在與心靈伴侶互動時可能出現的舊有情感的反射和波動,並悉心教導我們如何獲得建於內心感受和互動基礎上的、具有開放性和靈活性的合作關係。

第二部分('靈魂的實體化')由第五到十二章組成,這一系列的傳導來自於我們以'靈性和工作'為主題的工作坊,涉及的論題包括:什麼使你獲得靈感?哪類工作最能喚起你的熱忱?什麼樣的恐懼阻礙你獲得成功?相對而言,約書亞在這一部分的傳導中減少了理性分析,他的話語更賦予我們靈感,更具激勵性,引導我們在內心深處尋找'我是誰'和'我到底想要什麼'的答案。

與瑪利亞相遇

第三部分的傳導訊息來自另一位導師——約書亞的母親瑪利亞。她也為本書探討的重點——靈性人生——帶來了智慧之光。她從女性的角度指導我們,代表著基督能量的女性面向。在介紹第三部分的內容之前,我想先講一講與瑪利亞相遇的經過。她在我的人生中出現之前,我已進行了幾年的通靈傳導。我對基督教所描述的瑪利亞並沒有特別親近的感覺,對我來說,她有些過於忍耐和完美,而且不將世間的苦難掛在心上,其實我並不喜歡'永遠帶著全然的理解犧牲自己'的態度。所以,有一天下午,當我忽然'聽'到她的名字並感受到一個與'忍耐和誇張的順從'毫無關聯的存有時,真是驚訝至極。當時我正坐在沙發上沉思,並自問除了約書亞之外是否還會成為其他指導靈的傳導者,忽然間,我感覺到她的出現。

因為心存懷疑,我決定對此置之不理,將這一切當作臆想。然而,瑪利亞的出現越來越頻繁,而且她給我的建議都極具價值,我心想:“那我就把這一切暫時當真,看看事情的發展如何。”事實證明這是一個很好的決定,因為正是那一時期,我從事的生物能量場解讀工作面臨著困境,我越來越忙,到了需要超時工作的程度。我開始胃痛,迫切需要休息和安靜。瑪利亞很快就成了我的藉慰之源,她的能量不僅充滿了溫柔和友善,也是獨立和自由的。我發現她的性格與宗教信仰對她的描述大相徑庭,我明顯感覺到她的有力和獨立,以及略帶嬉戲性的輕鬆和愉悅。瑪利亞鼓勵我為自己著想,不要受迫於各種外在的期望。她強調說,我是為自己而活,完全可以根據內心深處的願望做選擇。因為我極度需要安寧和自己的時間,我決定不再做一對一的個人解讀,只以群組的形式工作。這個決定很好,它使我獲得了很多空間和自由,我也有時間進行寫作,更能享受與先生和女兒在一起的生活。就在我需要充滿智慧和母愛的能量時,瑪利亞來到了我的身邊。約書亞教我如何更好地運用我的男性能量:自我覺知、設定界線和敢於為自己挺身而出;瑪利亞則教我更加信任自身的女性能量:及時放下,關愛自己,並讓喜悅進入我的人生。除了這些私人性的接觸外,瑪利亞很快也出現在我主持的工作坊或聚會中。這本書的第三部分——只有一篇傳導除外——都是瑪利亞傳遞的訊息。

在第一篇傳導——第十三章——中瑪利亞描述了她作為約書亞母親的一生。和約書亞一樣,瑪利亞強調她也曾是具有血肉之軀的人,也有情感上的高峰和低谷。在這一章中她描述自己如何為了孩子'受難的渴望',如何作為靈性意義上母親而放棄身為'塵世母親'的抗爭。這是一種愛的體現,放下對他人的執著,尊重他人的個體性。“這是愛的體現,”瑪利亞說,“是我們應該給予孩子、也更該給予自己的愛。”

第十四章的側重點是新時代的兒童。瑪利亞講述了新時代兒童敏感程度的提高。這些兒童帶著更多的'靈魂能量'來到地球,相對於他們的長輩,他們較難忘記甚至否認本源的'自己'。在許多方面,他們都比我們更加進化,也因此,他們常常和目前占主導地位的標準和價值觀發生衝突。這一章詳細描述了因此可能會出現的各種問題,並為如何與新時代兒童溝通與互動提供了很多極具價值的建議。

第十五章,瑪利亞講述了在歷史的長河中女性能量的變遷。她描述了女性能量在社會及個人層面上被壓抑的結果。她帶我們回到過去,從多個角度來描述男女性之間曾經的衝突。接著,她給出女性從過去的創傷中解脫出來的各種方法。此外,瑪利亞還提到了抹大拉的瑪利亞(聖經中耶穌的女追隨者,譯註)以及與她的關係。

第十六、十七章揭示男性與女性能量在人類中聯袂合作的種種方式。第十六章,瑪利亞講述存在於每個人之內的'天使和冒險家'——曾經一起快樂共舞的女性能量和男性能量。她描述了人類內心中的女性能量如何正在覺醒,這種覺醒一方面激發更多的慈悲和溫柔,另一方面卻使敏感的人更加敏感和缺乏勇氣。為了減弱這種負面效應,瑪利亞強調了一種新的男性能量的重要性,這一男性能量賦予人們力量而不是權力,使人認知本源的自己而不是自我。第十七章,約書亞描述了人類社會中女性和男性能量之間的異化和分離。他詳細講述了這種異化和分離所引起的種種心理上的不平衡,並呼喚我們再次使兩種能量於內在聯合起來。

第四部分彙編了我們主持的各種靈修工作坊和講座中約書亞和瑪利亞對各種問題的回答。其中大多是關於如何在工作中獲得靈感和熱忱的問題。此外,還有許多關於健康、親密關係、金錢和親子關係的問題。

靈性人生的源泉就在我們自己心中——我們的神性和人性在此交融,對這一點的洞察是貫穿全書的主線。這一系列的傳導訊息鼓勵我們信任內心,並認識到我們是誰:人間的天使,來地球輪迴的上帝火花。約書亞和瑪利亞邀請我們重建與靈魂的連接,並跟從內心的靈感、喜悅和創造力——我們神性的一部分——生活。

© Pamela Kribbe
(譯者:光之紫)
出處: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e9a7b0100oi84.html




歡迎光臨 Bringers of Light (http://lightbringer.gain.tw/) Powered by Discuz! 7.2